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人物
人物

亚伯拉罕林肯总统的信条

日期: 2016-04-13 18:40:52     来源: 美国资讯网



美国废除奴隶制的伟大事业中,历史选择了林肯,这个看起来并不伟岸,似乎还有些畸形的男人。林肯是个矛盾的统一体,很多人无法理解他,大多数人唯一知道的,就是这位共和党候选人最终获得了胜利。


在美国历史上,共和党候选人(林肯)在总统选举中的获胜,堪称是现代史上的一件大事。我们都坚信,在反对奴隶制的伟大事业进程中,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结果,并非是因为公众在选择过程中偶然受到了波动性的影响,而是因为这一切意味着一个永恒的持续不断的伟大运动的开端。我们在最终看到投票结果前,很难说清楚这种影响到底会有多大。然而令人感到遗憾的是,这位共和党的总统在一开始并没有获得参议院和国会大多数人的支持,但是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势头的转变,这一缺憾会在下一届国会议员选举中得以弥补。


如果把亚伯拉罕林肯看做是一个极端的人,那恐怕就错了。他的许多观点在我们看来,甚至连一个反对奴隶制的政治家的信条都不及。在英格兰,几乎没有什么人会对这个主张废除奴隶制的极端的党派抱有支持态度---毕竟华盛顿和杰弗逊总统因其自身拥有奴隶却允许将有利于废奴制度的条款写进宪法而臭名昭著,而主张废除奴隶制的人则认为,一个有能力释放奴隶的人,哪怕再拥有奴隶一天也是罪无可赦。这种狂热与极端实质上是一种政治变态。林肯一向认为,即使是最不完美的政府所拥有的秩序也强过无政府状态。尤其当是这种秩序本身包含有使之逐渐净化和进步的因素时更是如此。他会在现有能力的基础上,使用一切可能的手段去完善社会秩序。他不会抛弃这些唯一的合法的政治手段,因为这些政治手段总是与他决心要消灭的罪恶势力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因此,亚伯拉罕·林肯先生并不是无力表现出一副极端的废奴派人士的样子来,在这里我们将他的观点称之为一个稳健的政治家所应具有的内在的稳健。但是,也没有几个英国人真正明白他的观点到底是什么,人们只知道,这位反对奴隶制的总用候选人最终赢得了胜利。如我我们能够真正将这位新总统在奴隶问题上的信条明白地呈现在读者面前,那么鼓动南方11个州脱离联邦,并挑起战争的那些人将不再会得到赞同。


他并不反对《逃亡奴隶法》,只是在实际操作上做了一些调整。他认为,在奴隶制并没有被完全废除的前提下,如果没有《逃亡奴隶法》之类的法律,要想让这个蓄奴州和废奴州并存的国家保持统一,是不可能的。我们相信,他本人并没有支持过“禁止州际间奴隶交易”--- 这是废奴进程中唯一一种有效的手段,要按照章程,在国会中首先产生影响和效果。他声称自己支持哥伦比亚特区的奴隶废除制,但是仅限于在完全不采用革命手段的条件之下,--- 也就是说,只有在该区大多数有影响力的人投以赞成票,并且在那些不情愿的奴隶主得到了相应的补偿之后,废奴制才可以逐渐实施。


我们研究了几篇由这位政治家写的,关于反对奴隶制的重要文章,在其中的两篇中,林肯先生声称自己要么不确定,要么只赞成适当的提议,而在第三篇中,他则小心翼翼地提出了自己信条:我们应该消除对奴隶主的惧怕。而就在距此时两年之前,他在同道格拉斯先生的争论中说道:
“对于无条件的盲目的“禁止州际间奴隶交易”我过去不赞成,现在也不赞成。无论过去还是现在,我都对自己的观点都坦言不讳,我认为在美国宪法的框架下,南方诸州的人民有权享有《逃亡奴隶法》赋予他们的权力。我的这些话,并不表明我认为现有的《逃亡奴隶法》比我所推崇的法律框架更具深远意义,从而轻易逃脱某些人对此提出的反对。”


对于废止州际间奴隶的交易,林肯先生说道:“我发誓对此并没有任何看法。这件事情我尚未作出成熟的考虑,我尚不能认可、表态并下定决心去有所行动...然而,我必需声明的是,如果非得让我对国会有能力制定法律来废除州际间的奴隶交易一事有所表态的话,我会说我,如果不是在一些保守的原则之下,我不赞同实施这一法令,这一态度与我对哥伦比亚特区的废奴态度并无多少差异。”


听了这一切后,一些英国政治家不仅很想知道南方人到底有多诧异,而且想要问,选了这么个温和而又谨慎的共和党人做总统,废奴事业何来成就?


但事实上,成就是无法计算的。无论林肯先生在行使国会及总统权利时,对南方奴隶主作出多么大的让步和妥协,但有一条基本信念他绝对是一成不变的,那就是:奴隶制是错的。国家力量,就其使用而言,必需是限制的、克制的,这样才可以促进奴隶制的真正消亡。他的原话是:“我认为我们需要且必须有一个全国性的策略来应对和奴隶制有关的法律,我们必须承认现有的法律是错的,然后按照错误的事物去对待它。任何想要抵制奴隶制向全国蔓延的人,如果他在认可奴隶制的政策面前低头,或在对奴隶制的问题上表示漠然的政策面前低头,那么就等于是放弃了全部。只有制定策略将奴隶制以错误的事物看待,才有可能获得成功。我这样说,并不是要求我们的政府对预防和纠正一切错误负责任,我只是认为,政府应该阻止和纠正本身就是错误的东西。很显然,政府有责任为人们提供总体的福利。我们认为,不,我们深知,奴隶制是唯一一个能够威胁到联邦自身寿命的问题。唯一一个有可能使我们所依赖的政府受到破坏的也正是这个问题。我们知道,纠正了这一错误就会为大众带来总的福利。”


他明确地发誓要尽全力结束外围国家的奴隶交易,在古巴的海岸线上,英美合作巡逻艇会对此执行监查。他发誓要在现有的情况下废除哥伦比亚特区的奴隶制。他发誓要尽自己所能反对和禁止再有任何奴隶被运到国内。尽管他并没有发誓拒绝承认那几个独立出来的州,但对于其余那些可以在废奴问题上自由表达愿望的几个州却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然而,总体来讲,林肯的当选最为直接的结果是表明了美国公众对奴隶制观点发生了不可抵制的巨大逆转,这一点更为重要。我们必须牢记它的意义。它所产生的影响远胜于英国选举对信任的表达方式。纯民主党派的强劲对手也必须承认,一旦少数派的人得到了开导,原来最糟糕的观点在经过了长时间的反复思考后,最终也会宣布加入反对蓄奴这一国家犯罪的阵营。我们可以绝对肯定的是,全国性的呼声淹没了北方那些饱读诗书精英阶层的声音,我们对此越肯定,对所得到的启发就越满意,这个启发就是,正是公众的力量推翻了奴隶制。它表明,不管在英国各级选举中有着多么完美的全票赞成制,反对废奴和对废奴的恐惧在英国的影响可能相对小一些。要测试一根链条的强度就要测试它最为薄弱的一环,南方几个州最为薄弱的社会连接已经证明,现在他们已经有足够的力量去抵制受贿、以及来自南方党派的威胁。